康连生、王会茹与柳晓松、陈万旭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表时间:2015-05-06 11:58
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一中民一终字第078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柳晓松,农民。
委托代理人孟祥亮,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珊珊,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万旭,农民。
委托代理人孟祥亮,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石广鑫,农民。
委托代理人孟祥亮,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康连生,农民。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会茹,农民。
委托代理人康高杰(母子关系),农民。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魏建军,农民。
委托代理人席贤平,天津华盛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津市西青区水务局,住所地天津市西青区杨柳青镇柳口路农业综合大楼。
法定代表人高广忠,局长。
委托代理人江岚,天津四方君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郭会玲,天津四方君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康连生、王会茹因生命权、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2012)青民一初字第34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柳晓松及其委托代理人孟祥亮、马珊珊,上诉人陈万旭及其委托代理人孟祥亮,上诉人石广鑫及其委托代理人孟祥亮,上诉人康连生,上诉人王会茹的委托代理人康高杰,被上诉人魏建军的委托代理人席贤平,天津市西青水务局的委托代理人江岚、郭会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二原告系夫妻关系,康高甫系二原告之子,被告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与康高甫系同学关系。2011年8月17日晚,康高甫、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及柳晓松同事、案外人李建亚五人到天津市西青区大寺镇香河肉饼店喝酒吃饭,吃饭过程中李建亚中途离去,康高甫、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四人共饮白酒三瓶多。饭后康高甫等四人又到被告魏建军经营的KTV唱歌,期间四人又喝啤酒数瓶。后康高甫结账时因带钱不够与KTV人员发生争执,康高甫、柳晓松、陈万旭先行离开,因石广鑫尚留在KTV,陈万旭、柳晓松又相继返回,并打电话报警。2011年8月20日公安机关在大寺镇津港河内发现死尸,经原告康连生辨认及DNA检测,确定死者为康高甫。
原告康连生于1956年10月15日出生,王会茹于1957年10月20日出生,双方共育三个子女,长女康云鹏,1983年10月21日出生,长子康高杰,次子康高甫系孪生兄弟,均于1988年2月17日出生,康高甫死亡时尚未结婚。原告提供办理丧葬事宜车费票据28页,金额7836.6元;餐饮票据25页,金额5943.32元。原告还提供房屋租赁合同等证明解决此事租赁他人房屋一年,花费租金12000元。
庭审中原告称康高甫等人与KTV人员发生争执后双方曾互殴,康高甫、柳晓松离开后被告魏建军曾指使数人追打二人,对此诸被告均予以否认。关于二原告家庭户籍问题,原告主张全家均为非农业人员。经本院调查,河北省藁城市张家庄镇张家庄村民委员会于2013年5月22日出具证明材料,证实:原告一户五口人,于2005年4月由定县南宋村迁入该村,其户口与其他村民一致,为农业户口,未分土地,生活自理。
原告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五被告共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538420元、丧葬费29323.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45653.4元、办理丧事支出的合理费用79779.9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共计993176.82元的60%,即595906.09元。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被告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与康高甫共同吃饭,席间四人共同饮酒,饭后到KTV唱歌时又喝啤酒。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康高甫应当充分预见到饮酒过量可能会带来严重后果,并应进行自我控制和约束,由于未能自己进行有效控制和约束,其自身有重大过错,同时本案中没有证据证实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对其有恶意劝酒行为,故康高甫本人对造成自己死亡的后果应承担主要责任。虽然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与康高甫一起饮酒并不必然导致康高甫死亡,但康的死亡与四人一起饮酒存在间接的因果关系,且柳晓松三人在事后没有尽到合理的注意看护义务,故对康高甫的死亡具有一定过错,三被告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起诉要求被告魏建军承担赔偿责任,但相关证据不能证实魏建军指派他人对康高甫进行了追打,原告该主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关于被告天津市西青区水务局是否承担赔偿责任问题,一审法院认为,水务局系行政管理机关,对于死者没有**保障义务,与康高甫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原告的要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的损失:丧葬费应按照受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六个月,计23232元;死亡赔偿金为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357元×20年,计27142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为上一年度农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8447×20/3人×2人,计111160元;办理丧事合理的支出费用,根据原告亲属交通、伙食、住宿、误工的实际情况,可酌情考虑1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百一十九条、**百三十四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原告康连生、王会茹因康高甫死亡产生的经济损失为丧葬费23232元、死亡赔偿金27142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11160元、办理丧事支出费用1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465812元,被告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二原告上述损失的20%,计93162.4元,三被告各赔偿31054.13元,并承担连带给付之责;二、驳回二原告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316元,由被告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各承担438.67元。该款已由原告垫付,被告负担部分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交付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判决后,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上诉,请求撤销一审民事判决,并依法改判其不承担赔偿责任。主要理由: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真实事实是石广鑫是被扣留在天之蓝KTV,陈万旭、柳晓松相继返回天之蓝KTV是为救助同伴,后也被扣留在冲突现场,与康高甫的死亡结果不存在因果关系;二、康连生、王会茹在一审庭审中证据不足,未就康高甫死亡时间、死亡地点、酒精浓度进行举证,没有达到证明目的,原审原告应就此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一审法院判定柳晓松等人承担侵权责任证据不足;三、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柳晓松等三人在本案中明显缺乏尽合理看护义务的可能性,另外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范围存在错误,不应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
康连生、王会茹亦上诉,请求撤销一审民事判决,依法判令五被上诉人共同赔偿上诉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595906.09元(同一审诉讼请求)。主要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划分责任不当,其他当事人各自的过错是导致康高甫死亡的主要原因,应当承担主要责任;被上诉人魏建军作为天之蓝KTV的负责人,在发生纠纷后纠集十几个人对康高甫进行殴打并在康高甫离开天之蓝KTV后进行多次追打,是造成其死亡的重要原因,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被上诉人天津市西青水务局未在津港河边安装防护装置,同时也未设置提醒、警示标志,其这种不尽**保障义务的行为是康高甫死亡的直接原因,故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计算赔偿数额时,将康高甫按照农村户口对待,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魏建军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裁判正确,上诉人的理由和陈述事实没有相应的证据支持,请求驳回针对魏建军的上诉请求。
天津市西青区水务局答辩称,一审法院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请求。主要理由:一、津港运河不是公共场合,我方不应承担**保障责任。二、我方和康高甫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三、康高甫醉酒,对于死亡本人存在过错。
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认定基本事实清楚。双方当事人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认为,上诉人康连生、王会茹主张被上诉人魏建军在发生纠纷后纠集十几个人对康高甫进行殴打,并在康高甫离开天之蓝KTV后进行多次追打,但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且其他当事人均予以否认,故本院不予采信。天津市西青区水务局系行政管理机关,上诉人康连生、王会茹主张其未尽**保障义务,与康高甫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采信。上诉人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与康高甫在事发当日共同饮酒,且已知其饮酒过量,但在与天之蓝KTV的人员处理纠纷后,未对康高甫予以适当关注,未再寻找康高甫,因此应对上诉人康连生、王会茹予以适当补偿。鉴于一审判决确定的给付数额适当,故对一审判决予以维持。上诉人上诉请求,理由、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百七十条**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5008元,由上诉人柳晓松、陈万旭、石广鑫各负担576元,由上诉人康连生、王会茹负担328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朱菊玲
代理审判员  尹 来
代理审判员  刘 艳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刘洪雨


天津津联律师事务所
手机/微信15522933299
QQ:1552081526
微博号:https://weibo.com/p/1005051741568645
邮箱:lawyerxixianping@126.com   网址:www.xxpls.com
联系地址:天津市河西区解放南路富裕中心2号楼21层
更多席贤平律师辩护案件登录中管裁判文书网搜索‘席贤平’即可
扫一扫 加席律微信